中央详细布局"外防输入"防控策略 多部门连夜出手


Ella所在的学校位于纽约曼哈顿岛,人口稠密,世界著名企业林立。

病毒开始在美国暴发时,有不少在美国工作、学习的华人陆续回国。当然,也有更多的华人留了下来,经历着这一段的非常时期。上海女孩Wendy就是其中的一员,她毕业于纽约某知名大学,目前在美国的金融行业工作。“当武汉出现严重的疫情时,我压根不担心自己,当时哪里会想到,疫情就来到了这里。”

1月10日,Ella乘坐的航班从双流国际机场起飞。经过21个小时的长途飞行,中转韩国,落地纽约肯尼迪机场。

1月13日,学校如期开学,校园里风平浪静。到了3月1日,Ella还和朋友们借着8天春假假期,邀约着出去玩了一圈。次日,纽约州出现了第一例确证病例。

“即便下飞机就隔离,也要回国。”下定决心之后,Ella预定了4月1日经香港回成都的机票,“来的时候机票才4000多元,现在涨到了13000多”。为了安全返回成都,Ella准备了三件防护服、口罩和雨衣。

此外,澳门当日还报告两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,均为菲律宾籍雇员,仍等待进一步咽拭子检测结果。

2020年3月26日0时至24时,辽宁省新增1例境外(美国)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,为大连市病例,属轻型病例。无新增出院病例。全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8例,出院124例,死亡2例,在院治疗2例。

此前,在和父母视频通话中,Ella也和他们交流过是否回国的犹豫和挣扎——“留下来感觉很孤独,回国又担心辗转中被交叉感染”。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

然而,回国路的一波三折远没有结束。